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四十一章 备战

作者:杨平安更新时间:
    自从来了洛城,好像一切事情都在失控。

    方子羽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皱眉问道:“你在哪?”

    “狮门国际机场,t3航站楼,国内到达出口,机场大巴候车站。”江澜大概是听出了方子羽的不满,主动解释道,“我跟着朱田润过来的,跟了这么久好不容易看到机会,不想放过。出发前我想向你汇报,但联系不上你。”

    “怎么回事,说清楚。”方子羽没有责怪江澜,事急从权,无可厚非。

    朱田润是周扒皮周锦荣背后的大老板,浮平山庄的主人,也是江澜去往平城的主要目的,这人平时神出鬼没,连手下心腹都不知道他的日程安排,江澜看到跟踪机会当然要死死抓住。

    “嗯……”江澜压低声音,“你之前从周锦荣嘴里拷问出的情报是对的,朱田润确实经常去正气堂拜访药老,但不是为了看病寻医,而是为了学气功。”

    “学气功?”

    “钟艺告诉我,她听说过这位药老的一些传闻,据说药老曾是气功大师,九十年代气功热消散以后回了平城,隐姓埋名开医馆。”江澜啧啧叹奇,“朱田润对这位药老佩服的五体投地,每个礼拜都要上门拜访一次,就为了拜药老为师。”

    老中医竟有另一重气功大师的身份,难怪朱田润对药老推崇备至,殷勤拜访,原来有这层原因,倒也是意料之外,情理之中。

    只是,这好像跟江澜来洛城没什么关联?方子羽眉间沟壑更深了一分,他压住急躁的情绪,等待下文。

    “药老被国安带走以后,朱田润到处打听,估计没有打听到可靠消息,所以着急了,决定跑来洛城看看天法坛,三十年前药老在洛城修了一座天法坛,前两年被拆了,地皮被开发商拿去盖楼,开发商特意留了两座阁楼作为景观,朱田润是冲着阁楼去的,我猜,他以为在那儿能找到药老或药老以前的弟子。”

    “这家伙很小心,出门坐的公交车和大巴车,坐飞机也是买经济舱,我看机会难得,果断抢了张票跟过来。”

    说到这里,江澜不无可惜地轻叹一声。

    “你需要我做什么?如果不急的话……”

    “朱田润那边暂时放一放,我把地址发给你,你先过来跟我汇合。”方子羽没让江澜把后半句话说出来。

    “能不能再给我点时间?”江澜还不死心,“我试试能不能在他行李箱里留个追踪器,他马上要坐机场大巴进城,最多耽误一个小时。”

    按说方子羽应该拒绝江澜的申请,责令他立刻赶过来,但转念一想,等到洛城的事情结束,江澜还得继续跟踪朱田润,如果错过这次机会,之后他可能要耗费千百倍精力弥补,那方子羽不仅拉了仇恨,还浪费了人力资源。

    本着浪费可耻的精神,方子羽改口道:“好,再给你一个小时,抓紧时间。”

    “谢谢。”江澜松了口气。

    方子羽没跟他客气,直接挂了电话,沉下心开始备战。

    虽然现在风平浪静,波澜不惊,但他已从未来片段中预见一场可能关乎自身命运的碰撞,用“备战”一词描述方子羽此刻的警戒状态毫不为过。

    “首先,得确定事件发生的时间地点,以及受害者和凶手的身份。”方子羽一边嘀咕,一边从行李箱中取出速记本和圆珠笔,在白纸上写下几行草字。

    要找到事发地点并不困难,如今已是十月下旬,全国各地新生军训的时间通常在九月初入学后,但汉东省情况特殊,由于九月天气炎热,教育局与校领导担忧学生安全,为免意外,往往会推迟新生军训时间。

    比如方子羽就读的银江大学,今年的新生军训就从九月底开始。而洛城的秋老虎比银江更厉害,因此洛城各所大学一般会把新生军训推迟到十一长假之后,所以视频中的大学十有八h九就在洛城。

    把视频里食堂和林荫道的截图往网上一扔,方子羽很快就找到了答案:洛城大学。

    然后是时间,视频中室外温度较高,艳阳高照,而近几天自从那场席卷汉东全省的雷暴雨过后一直都是阴雨连绵,但天气预报预测明天的天气是多云转晴,最低温度21度,最高温度26度。

    如果天气预报靠谱,那么事件发生时间多半是明天中午,这也比较符合未来平板发布任务的规律。

    最后是受害人和凶手的身份,光凭方子羽自己拿着截图找人,天晓得要找到何年何月才能把人找到,把照片放到网上重金悬赏又可能引起注意、打草惊蛇,所以方子羽打算把这个任务外包给私家侦探,让张况张大侦探那些濒临失业的同行们用相对隐秘的方式把人找到。

    这种事方子羽和江澜已经做过不少次,操作起来也是驾轻就熟,有时时间紧张或人手不足,方子羽就会把视频截图发给私家侦探,只提条件,不透露任何线索,任那些私家侦探想破脑袋也想不出“神秘金主”的意图,当然,他们也不会去想。

    受害人和他的寝室室友都是大学生,应该不难找,但凶手从头到脚裹得严严实实大热天的这一副装扮,一看就不像好人要查他可不容易。

    唯一值得关注的线索,就是凶手在杀死瘦弱男生之后,用加粗记号笔在他尸体旁写了一个英文字母“j”。

    这个刻意而为的举动,必然有其内在含义。

    从方子羽在张况那儿学到的经验来看,“j”很可能是凶手留在犯罪现场的固定符号,是他杀人仪式的重要部分。

    再看凶手写下“j”时的动作,干净利落,没有半点拖泥带水。要么,他在这次犯案之前曾多次预演练习,要么,这已不是他第一次进行这个仪式。

    方子羽更倾向于后者,假如对方也是未来笔记本持有者,那么他很可能像自己一样,不止一次预见未来并改写未来,只不过他选择的方式更加粗暴简单,或者说,鲁莽无脑。

    想到这里,方子羽打开搜索引擎,打算先碰碰运气。

    如果搜不到也没关系,还有张况呢,兴许张大侦探听说过“j”。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