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一卷 高达零零 第六十四章 冬雪与荧火

作者:铃之雫.QD更新时间:
    天波易谢,寸暑难留。

    入冬后的这几天,首席顾问一直请假呆在自己的家中,闭门不出。直到整个夜晚,他拿出了从aeu带来的珍藏美酒招待前来拜访的执行顾问(原执行总裁)。

    等忙活完了家务事,首席顾问才坐到他对面,启言:

    “仅凭理念是什么都做不到的。如今的aeon既然有他们的奋斗之功,他们就要为这份功劳申诉一份足够的利益。被须臾边缘化,而无法得到他们认为的利益,他们就不会默不作声。他们要么是受过教育的、要么本身就是装神弄鬼的,自然不会畏惧虚无缥缈的神,自然会为那全部的奇迹找到相应的自然的借口。”

    执行顾问躺在沙发上,对他的话毫不意外。

    “quanta他们对须臾的设定还是太仁慈,不进行更严密的管控和监视,就是会造成这种后果。”

    他托个人终端,看着其上的文字张口缓念:

    “天之道其犹张弓与。高者抑之,下者举之。有余者损之,不足者补之。天之道,损有余而补不足。人之道,则不然,损不足以奉有余。”

    说罢,才抬头,问他:“如何?”

    下者举之,是否就是raiser?

    “这是人类革新联盟一个成员国历史上的经典著作中的话语吧?确实很有意思。”

    首席顾问听罢,笑,不再予评论。

    “quanta和raphael始终维持不公开露面的行为策略,在普通人中的声音居然还没那些人大。为了削除个人崇拜和宗教偶像,他们的影响力在raiser内部也在变弱

    可我居然会有这么一个时刻如此期待他人去搞一搞个人崇拜,甚至最好就是去当神。结果就是他们不去占领,有的人就偷偷跑去占领。唯一可以期待的就是raiser最初的那些军事力量还坚持跟随quanta。”

    执行顾问忍不住苦笑。

    可是人有其道,又如何能轻易地期待。

    “他们是否已经料到现在的局面?假期时候和孩子们轻松地露营、工作的时日全部投放在遥遥无期的机动战士计划,真是不把自己当做重要人物……结果暗中、原第二军事顾问居然敢这么做、还能顶着须臾做到这种程度,和库尔吉斯圣训派势力勾结,这其中恐怕还有国外力量的介入。”

    “须臾毕竟无法直接限制人,这其中既然隔了一层,就有人操控的空间。”执行顾问轻轻扣响桌面,回答,“倒是你,不也不满吗?为何不加入他们。反倒向须臾申请了临时隔离保护。”

    这几幢楼所采用的第一系统中全部自动门皆由须臾监管,所以一旦关闭,就无法通过常规手段开门。但是——

    “等他们处理完主要事项,炸开这门,你也不会好过吧?不加入,就要被孤立。”

    “我吗?”

    首席顾问坐下来,呡了一口红酒,又轻轻吐出口中融化的醇香,激动地说道:

    “再不济,我还能举着改政之初的根本法令挥舞!何况我还真不觉得他们能成功!你看这灯还亮着呢!”

    执行顾问顺其意而看向顶上明亮的日光灯,确实亮堂地像是太阳似的。

    太过刺眼的光彩让他忍不住移开了眼睛。

    “你不也与我一样都没有加入吗?来到这里拜访我,是否也是期待着什么呢?”

    “我?……”

    执行顾问一饮而尽,有些失魂落魄地说道:

    “我期待着……一种我永远无法成为却又希望成为的奇迹。”

    国内全部能源体系皆由须臾统一调控。

    窗外的天色已连续灰暗了好几天,唯有阵阵厚重的阴云密布。苍白的新月才从云出,又被云埋。不知名的鸟儿误把灯下地上衰败的草间淡薄的霜色作月色,才点落地,又受寒飞走。

    重生之后的第三个冬天,格外寒冷。远山堆起了漂亮的白雪,干干净净、一尘不染,万物都沉寂了下来,只除了一种——

    人。

    玻璃的另一侧,有不知名的强光扫来扫去,探照道路。同时,个人终端和家庭终端突然响起急促尖锐的报警。

    刹那失手放下刀叉。银具与桌板碰撞,响起砰的一声。

    ——这是……这真是该来的、并来了吗?

    ——并且已经摸清我的作息了吗?

    他顾不得想,一把抽出餐巾纸擦干净自己的嘴唇,带上耳机,平静地对他的父母说:

    “我需要出去一下,父亲、母亲。请你们好好呆在这里,一切都没事的。”

    耳机中,须臾的机械声宣读着相关情报。他站了起来,大步离开。

    “索兰!”

    他的母亲隐约之间意识到了什么,直追着他去,却被落下的大门拦住,而刹那已在门外。

    金属合拢,便是两岸。

    这个妇女自然之道她现在什么都做不了,只能安静地等待。

    ——真是失责啊……作为一个无法保护孩子的母亲!

    她忍不住靠门滑下,瘫坐在地上,在来自须臾的紧急报告声中,又想起什么,直冲到刹那父亲的面前,怒声质问:

    “你是不是?”

    那个男人畏畏缩缩,又忙不迭地答:

    “没事的,他们答应过——”

    “愚蠢!”

    这是她这一生在这个社会之中的第一次的对他的怒骂。

    楼下一声震响,打断了他们的对话。

    果然有人以某种手段绕过了须臾监管,甚至还在晚饭里投入了微量的不明药物。

    已经不同于寻常人类的身体自然不会受到影响,但传达给神经的异样感确实不是错觉。

    刹那才到大厅中,数个武装卫兵就从门外将大门爆破。火药的气味与灼热的风立刻扑腾到他的脸上,辣辣的。

    他们一看到刹那,立刻将把他团团包围起来,全部黑黝黝的枪口都指着这个远比他们小得多的孩子,毫无任何的慈悲。

    刹那镇静地问话:

    “是谁派你们来的?这是违背须臾法令的——”

    上膛声起,卫兵队长面无表情将手枪对准了他的脑袋。

    “quanta先生……?抱歉,你现在被以拘管了。还请你服从我们的安排。”

    “……好的。”

    他面无表情地举起他的双手,示意没有威胁。

    等到那个卫兵队长上前来时,他撇嘴踏足,一手使力反扣其肩膀,往身后一拽,一举把这个壮实的男人过肩摔飞,直把他撞到墙上。而另一只手则从倒飞的这人手里强夺下手枪。

    “怎么可能?这种力量!”

    卫兵看到队长撞到墙上,才反应过来,直接退步射击,但已经……来不及了。

    刹那侧弯过身子,预判了所有的轨迹并躲过,然后连开数枪,全部命中。他连确认都不需要,高速利用量子思考判断路线冲离住宅楼。

    门外,四台暴徒式以及大量地上支援武装已经挺进了基地之中。

    刹那一眼就看出了那几架暴徒式的编号。

    ——统统是军事基地之中调出来,正应该在从诚英市运往其他城市的路上。

    ——那么、这是一场有预谋有组织的武装逼政。

    云遮星月,不遮人意。踏出门的瞬间,其踪迹便被热侦察发现并传达。

    “quanta在那里!”武装车辆中,有人惊呼,顾不得思考quanta捕捉部队的去向,权当是失败,立刻发起广播通知在场军队进行合围。

    “最好生擒。可既然如此了,死获……”他挣扎了一下,才下定决心,“亦可。”

    在这个时代,伪装成一个人不是困难的事情。

    前脚才落,后脚往一边踩步,借力向一边滚去。

    而子弹正从他的身后擦过。

    量子思考能力在这生死交际之刻发挥到极致,将他全部的运动能力激发。

    耳机之中,须臾念话的声音实在太慢。脑海之中,复数个想象同时从不同的部分听取,于是十秒之内,一切悉知。

    地上一个翻滚,藏在花坛之后,躲开机枪的扫射。

    “这时候该庆幸所有强烈武器全部进行最高管制了吗?”

    子弹尚且能被防护内衣和掩体挡住,可人类的防护与速度快不过燃烧弹的范围,更别说那些更可怖的了。

    估摸着他们也不想对机关小区造成破坏。毕竟其中一侧还有几个重要外资方待着。

    “大小姐,这次我们接到了来自本家的命令。还请你不要感情用事。”

    女侍从协同几位保安堵在门外,不让王留美出门。

    “可恶!”

    王留美狠狠将花瓶砸碎在地上。又知道自己这时确实什么都不该做,坐在椅子上发愣,转而发怒。

    想要通讯,却只能被那群所谓的长辈谆谆教诲。

    “留美,不用担心。这次只是aeon内部的拨乱反正。以ai治天下,绝无这种传统,想必也是aeon内部的义士仁人舍身而出吧!”

    拨乱反正?舍身而出?

    她冷切切地想道。

    那我出于不幸死在拨乱反正里,岂不是对你们更好?

    夏时露营后,王留美回去了。但这段时间为了检测相关投资发展,又过来住宿几天,居然就遇到了这种事情。

    ——真是愚蠢而无聊的家族。

    “刹那,听着!”

    提耶利亚接上了无线微型耳机的通讯。他那边很嘈杂,大概是十几个高达工程中的工程师在那边争吵。

    “基地里的军事基地已经被他们控制。我们的实力不足。”

    在须臾的自调度之下,原本改造自kpsa的人都被分散到各地去协调地方军部。

    而诚英市基地旁边军队本部的军人点对点收到了须臾的命令,但现在都按着不动。

    有人在煽动他们、并策反了一部分,将武器库、格纳库统统控制下来。所有机体的使用必须要通过须臾的认证,这个认证的破解绝非当代技术水平可以简单做到。

    所以可以确定目前的敌方总兵力只有四台暴徒式——

    地上部队转头追围过来。大量士兵拿着武器从各处开始围来。刹那横越围栏,躲开探照灯的追索。

    “现在你先往会议厅跑,后面的路线我会报告,我们这里在干扰他们的侦查手法。只要撑到凌晨……”

    “不用,迟则生变。”

    他说。

    无法确定他们的行为指南和背后目的。

    现在研究所的防护设施很好,但若是以机动战士攻击,也撑不了多长时间。

    aeon到现在才多久?在须臾的监管之下,居然就发生了这么恶性逼政甚至政变行为。

    难道说对他们而言,就非要权力不可吗?

    而我又应该怎么做?

    声音在凄冷的风中变形,和着追逐、叫喊、子弹和炮火声一起,在麦中不够清晰。

    “exia已经能动了是吧?”

    风中声寒。

    “怎么可以!动力系统、装甲、武器都没完成,还没有测试过——”

    “已经足够了。”

    他说着,就感觉身上沾到了一些轻盈又冰冷的东西。

    他直往研究所跑去。

    余光瞥见,地上的炮火外,到处天上白花。

    原来是小雪,纷纷扬扬地落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