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卷 第九百三十六章:烽火连城

作者:上山打老虎额更新时间:
    方吾才背着手,遥望着海面,那海面上,滑稽的‘铁甲舰’模型依旧还在海上‘飞速’的行使,乘风破浪,若是忽视掉那船首处牵扯的一根缆绳,倒也称得上是神奇。

    他一声叹息,眼角突然有了一丝丝的泪痕:“人老了啊,人越老,便越是念旧起来,想到时日无多,世上还有许多值得恋栈的人和事,就不免心里生出悲凉。”

    陈凯之为他感慨的叹息一口气,也是默然无言。

    此时经师叔提醒,倒是令陈凯之为自己的师兄担心起来,这师兄除了好吃之外,似乎并没有什么闪光点,现如今,他在杨正奇的身边,如履薄冰,一定……极不好受吧,又或者他行事不密,不小心泄露了身份,此刻……想必已陷入了危险的境地了吧,若是师叔,陈凯之倒是一丁点都不担心,唯独这位师兄……

    陈凯之摇头,苦笑。

    ………………

    就在这码头不远处,这里依旧是热闹无比,因为靠近码头,有不少贴着海岸线而来的船只会来装船或是卸货,因而,这里商铺亦是不少,在这里,有一处显得格外高雅的酒肆,显然,是来往的商贾们爱聚集的场所,杨正奇就站在三楼窗边,远远的眺望着海面上的动静。

    他看到了那海上飘荡的‘铁甲船’,不禁噗嗤而笑。

    以至身后的歌女们也不由停止了吹拉弹唱,歌女们围绕着邓健,有人给邓健轻轻的捏着肩,而邓健则是甩开膀子,嘴巴自来了这里,就不曾停过,吃着桌上的茶点。

    却不知为何,邓健有些紧张,这些日子,一直都处在焦虑之中,这种焦虑,令他几乎要透不过气来,说来也怪,只有他不断的吃着东西时,这种焦虑感才会消失。

    所以一开始,他跟着杨正奇,还有些拘谨,可到了后来,也渐渐放宽了心,再没有多少顾忌了,该吃就吃,该睡便睡,他总算明白了方师叔的用意,某种程度而言,杨正奇更为信任那种有缺陷的人,譬如自己馋嘴好吃,这似乎是一种令人鄙视的事,可杨正奇似乎对此并不介意,甚至当邓健大快朵颐时,杨正奇似乎脸色都会缓和许多。

    或许是因为……在杨正奇心里,一个这样的货色,无论如何,都不可能是锦衣卫或者是方吾才派来的细作吧,说的再难听一些,这样的人都是细作,还肩负了如此重大的干系,杨正奇都觉得,自己可以去做如来佛祖了。

    邓健似乎听到了杨正奇的动静,忙是停了口:“杨公,何故发笑?”

    杨正奇已旋过了身,随即朝那些歌女使了个眼色。

    这个何健……似乎不太好女色,杨正奇似乎已觉得,将邓健早已摸透了。

    歌女们会意,忙是起身告辞,待这厢房里的人只留下了杨正奇和邓健,杨正奇方才道:“老夫所笑的是这造船局,竟造出了这等可笑之物,他们对海船,可谓是一窍不通,纵使成立了商行,挥霍了无数钱粮,可在老夫看来,他们想要建立水师,与我杨氏的舰队争雄,也不过是痴心妄想罢了。”

    邓健便笑了:“既如此,杨公便可放下心了,一群跳梁小丑,如何是杨公的对手,杨公反掌之间,便可教他们灰飞烟灭。”

    杨正奇又笑了。

    千穿万穿马屁不穿,即便是明知邓健是在溜须拍马,杨正奇依旧还是觉得心里舒坦。

    某种程度而言,跟一个这样‘傻乎乎’的人在一起,杨正奇有一种智商上的优越感,不过此人虽不太聪明,似乎书还读过不少,在海外,读书人凤毛麟角,能识文断字之人,更是难得一见,杨家虽有家学,所以海外杨氏,都读过书,可毕竟这些人,不适合做自己的随从,反而是这邓健,帮自己代写书信,传送文牍,竟是得心应手。

    杨正奇随即摇头:“万万不可如此说,虽是可笑,可这陈凯之,竟是促成了陈、燕、越、楚四国之盟,专门针对我杨家,可见此人野心勃勃,不容小视,事到如今,已是绝不能再姑息养奸下去了,看来,他们是并不知杨家的厉害。”

    邓健心里咯噔一跳,他很清楚,自己可能要接近机密之事了:“莫非,舰队又要攻济北吗?”

    杨正奇笑了笑,他眯着眼,对邓健笑了:“济北早有防备,有近十万燕军陈列在百里之外,而陈凯之也早已调集了勇士营和数万陈军在此护佑,袭击济北,老夫虽有胜算,不过……却还是谨慎为好,当时,那方吾才已知悉了老夫的计划,老夫竟是让他侥幸逃了,自然传讯舰队,停止袭击,你可知道,老夫让他们去了哪里?”

    邓健惊讶的道:“学生不知。”

    “苏杭!”杨正奇咬牙切齿的道。

    邓健一呆:“先生的意思是……”

    杨正奇淡淡的道:“无他,老夫要令天下人知道,和杨家人作对的下场,想必就在此时……舰队已至苏杭外海了吧,那儿,乃是越国都城所在,我们杨家,在海外经营多年,却从不聚集精锐主动袭击大陆,便是要藏拙,要掩藏自己的实力,所以即便是干涉,也只是驱使一些倭人罢了,可现在,是该让他们见识见识,我们杨家的厉害了。”

    邓健不由道:“那里既是越国都城,一定是聚集了大量的越军,各国之中,越军实力最弱,可依旧不可小觑,杨公,要谨慎啊。”

    杨正奇笑了:“那么……拭目以待。何健,你跟着老夫,已有两个月了吧,从今日起,是该为老夫分忧了。”

    邓健忙道:“任凭杨公驱使。”

    杨正奇颔首点头,欣赏的看了邓健一眼。

    …………………………

    这些日子,陈凯之大多数时间,都在学宫里办公,这学宫已一分为二,修起了高墙,将读书人读书的地方,和陈凯之所住的‘别宫’分隔开来,可每日清早,陈凯之都被郎朗的读书声叫起,这种感觉,倒是让陈凯之仿佛回到了过去,这久违的读书声,说不出的亲切。

    在吃过了早膳之后,陈凯之便要坐下,处理案牍上的公文,接着,随驾的大臣或是济北的本地文武官员,都可能前来拜访奏事。

    今日似乎无事的样子,陈凯之喝着茶小憩片刻,可这时,外头传来了急促的脚步声。

    凌乱的脚步到了殿外,很快,便有宦官进来:“晏先生和张千户来了,有急事禀奏。”

    陈凯之抬眸,面带微笑:“叫来吧。”

    过不多时,晏先生和张千户一前一后进来,今日很奇怪,因为他们的脸色极为古怪,陈凯之笑吟吟的道:“赐坐,怎么,出了何事?”

    “确是出事了。”张千户脸色胀红,急促的道:“从杭州传来的快报,有海外的舰队,袭击了杭州,越国震动,城北的越国国馆那儿,已是乱做了一团,原本越国天子,预备这几日便要返程,可现在……”

    陈凯之皱起眉,数月之前,杨氏舰队似乎是想袭击济北的,不过却因为方师叔之事,似乎让杨家人打消了这个主意,可万万想不到,这杨家人竟是转过身,便去了越国开衅。

    四国联盟,确实已让杨家人真正开始担心起来,此时……似乎已有些歇斯底里了。

    “如何?”陈凯之似乎急于想要知道战果。

    张千户脸色更差:“先是说,有三千倭人,在余杭沿岸登陆骚扰,四处奸淫掳掠,而那沿岸,靠近杭州,乃是越国京畿之地,所以越人立即聚集兵马,想要进剿,可谁料到……不只是三千倭人,在这三千倭人之后,还有六七千的精锐兵马,他们和勇士营一般,用的也是火铳,亦有火炮,且纪律分明,极为勇悍,数万进剿的越军……”张千户深深的看了陈凯之一眼:“只在三个时辰,竟是被数千杨氏水军击溃,根据锦衣卫在越国的暗探密报,说是越军虽是贼军数倍,可甫一接触,贼军便枪炮声大作,越军在枪炮之下,倒还勉强能战,可随后,贼军冲锋,这一冲,越军便瞬时击溃,不堪一击,数万人丢盔弃甲,被追杀数十里,哀鸿遍野,惨不忍睹。此后,贼军深入了越国,用了三日,一连拿下了四座城池,随即屠城,之后兵锋竟直指杭州城,行动之快,令人咋舌,那杭州,承平日久,虽依然还有数万禁军,可贼军却用平底船驶进钱塘江,用火炮袭城,那火炮上,沾了火油,令杭州瞬间化为了火海,守城的越军仓皇,还有一员守将,不曾想竟是贼人的细作,连夜开了城门,于是贼人一拥而入,贼人们入城烧杀了一夜,并攻入了西子宫,虏获了无数的嫔妃和皇子,亦是斩杀了无数的文武官员并禁卫百姓,随之,在第二日傍晚时分,又大喇喇而去,越国各州府以及屯驻在各地的军马,还未集结向杭州驰援,这些贼人,就已挂帆而去,至此,不知所踪了。”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