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九百六十九章,互谈底线

作者:塞外流云更新时间:
    南非,开普敦,西蒙斯敦。

    西蒙斯敦濒福尔斯湾,扼好望角,从荷兰人占领以来就一直是重要的军事要地,1741年荷兰人在这里建海军基地,1795年英国从荷兰人手里抢占了开普敦之后,不断的进行扩展,如今已成为英吉利在海外最大的军港之一,西蒙军港。

    易正行在外交大臣格兰维尔一行的陪同下饶有兴致的参观着英吉利在南非的这个最大军港,格兰维尔以东道主的身份一边走一边热情的为易正行讲解着西蒙军港的历史。

    双方谈判一开始就陷入了僵局,尽管易正行做出了一些让步,但格兰维尔还是无法接受,在获悉易正行的身份并且得知其自幼是在伦敦长大,他索性暂停谈判,邀请对方前来西蒙军港参观。

    整整一天,格兰维尔绝口不提谈判所涉及的事情,而是谈伦敦,谈清国的留学生,谈博览会等等,第二天,他又邀请易正行前往桌山观赏风景,第三天去好望角,第四天去看企鹅,仿佛前来开普敦是来度假的一样,完全忘了两国谈判的事。

    对方不着急,易正行自然也不急,每日里悠哉乐哉的游山玩水,也是闭口不提与谈判相关的话题,时间一晃就是一个礼拜,格兰维尔终究是沉不住气了,毕竟这次谈判不宜拖的太久,他也不可能长时间逗留开普敦。

    这一日在前往海豹岛的船上官舱里,格兰维尔有意的支开身边的人,看着易正行缓缓说道:“普法战争,德意志战胜,索赔五十亿法郎战争赔款,割占煤铁资源丰富的阿尔萨斯-洛林地区。

    这是有史以来最高额的战争赔款,德意志也因此与法兰西结下难以化解的仇恨,在我看看来,德意志此举极不明智,如果索赔的对象是奥斯曼土耳其、墨西哥、波斯等毫无发展潜力,永远无法构成威胁的国家,索赔金额再高也无所谓。

    但是对于象法兰西这样本身就是世界军事强国而且拥有无限战争潜力的国家,无疑是极其不明智的,因为德意志无法灭亡法兰西,一旦法兰西强大起来,必然会报仇,这等于是树立了一个生死强敌,从长远来看,得不偿失。”

    这番话的意思,易正行自然是听的明白,对方是在提醒他,大清没必要象德意志那样为了一时之利,为自己树立一个长期的大敌。两人这段时间相处的还算融洽,既然对方忍不住开始旁敲侧击,他也不兜圈子,径直道:“阁下的底线是什么?”

    “我国需要体面的结束这场战争。”格兰维尔毫不迟疑的说道,这段时间他不只是陪易正行游山玩水,还与开普敦总督以及远征军一众海陆军将领进行了连番长谈以了解情况,他断定清国不会让他们太难堪,至少不会象法兰西那样。

    略微沉吟,易正行才道:“恕我直言,如果不是为了给贵国稍存体面,皮内尔将军率领的远征军怕是没有机会安然返回开普敦。”

    顿了顿,他接着道:“同为东西方两大帝国,我们没有根本的利益冲突,相反,我们两国还有着共同的利益——东西方贸易,不论什么情况下,东西方贸易海运的优势都是无可取代的。

    贵我两国有着悠久的商贸往来,有着密切的经济往来,这是任何一国都无法取代的,我相信,这种关系会长期稳定的维持下去,而且还会不断发展。

    从商贸从经济方面来说,我们两国可谓是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关系,因此,我们会慎重考虑维护贵国应有的体面。

    不过,这场战争毕竟是贵国挑起的,我们也必须给国内一个交代,普法战争的例子在前,国内普遍对这次谈判抱以很高的预期。”

    听的这番话,格兰维尔不由的长松了一口气,看来之前的判断是正确的,清国确实不象德意志那般得理不让人,既然是这个态度,这次谈判就不会象之前想象的那样艰难。

    而且这番话里,对方可以说是十分明确的告诉他们,清国不会因为欧亚大铁路而影响清英贸易,影响英国在清国的利益。

    略微沉吟,他索性将话挑明,“东西方贸易总量虽然在持续不断的增长,但增速缓慢,贵国修建的贯通欧亚的大铁路一旦建成通车,势必会对海贸造成不小的冲击。”

    易正行不急不缓的说道:“修建欧亚大铁路主要针对的是东欧和中欧的内陆国,对于贵我两国的海贸影响可以说是微乎其微,况且,这条铁路最主要的目的是为了巩固我国西北,军事意义大于经济意义。”

    所谓军事意义大于经济意义,这无疑是警告英国,不要试图干涉,这层意思,格兰维尔自然一听就明白,实则以目前的情形而言,英吉利就算是想干涉,也是有心无力,南非一战若是他们打赢了,倒还有干涉的可能。

    瞥了他一眼,易正行接着道:“另外,这些年东西方贸易总量并不是增长缓慢,而是太平洋的贸易量在不断的增大,分散了东西方贸易总量。”

    听的这话,格兰维尔半晌没有吭声,他清楚,对方说的是事实,美利坚大举西进,积极修建连通东西海岸的铁路,不仅是因为西部发现黄金,更是因为太平洋贸易的需要,这些年清美之间的太平洋贸易增长十分迅猛。

    他不由的忧心忡忡,清国不仅发展速度快而且善于构建贸易网络,不论的太平洋贸易还是欧亚陆路贸易,都有着极为广阔的前景,如此下去不消多少年,世界经济中心就有可能东移,清国将会取代英吉利成为新的世界经济中心!

    很快,他就将思绪拉了回来,道:“贵国需要一个什么样的交代?”

    易正行听的一笑,“自然是赔款割地.......。”

    格兰维尔笑道:“不是波斯湾?”

    “阁下既然知道,又何必明知故问?”易正行毫不讳言的的道:“对于波斯湾,贵国是何态度?”

    格兰维尔直言不讳的道:“波斯湾关乎中东的安全,确切的说,波斯湾关乎地中海,关乎欧洲,关乎苏伊士运河的安危,我们不会放弃。”

    易正行哂笑道:“阁下似乎忘了,苏伊士运河的股份,还是我国转让给贵国的,波斯帝国且不说,至少奥斯曼土耳其帝国,我国还没兴趣,我国无意威胁欧洲,或者是说无意将势力范围扩张到地中海。”

    听的这话,格兰维尔半晌没有吭声,清国将疆域扩张到波斯湾,又积极修建西北铁路,对于波斯帝国的影响早已超过英吉利和俄国,这是不容否认的事实,如果说清国对于奥斯曼土耳其真的没有野心,对地中海没有野心,似乎也不必太在意,毕竟苏伊士运河的股份确实是清国卖给英吉利的。

    不过,清国对于波斯势在必得,又是为何?格兰维尔心里很是疑惑,清国本身疆域辽阔,人口众多,经济繁华,是世界最大的市场,压根就不会将波斯达帝国的市场瞧在眼里,为何对波斯湾如此在意?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