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正文 第八百八十九章 剧烈波动

作者:塞外流云更新时间:
    “大掌柜,一百三十二美元的价位没有稳住,今日一开盘就已经跌破,开盘价是一百三十一点九六五。”胡光墉说着看了一眼依旧在伏案疾书的易知足一眼,斟酌着道:“总的趋势还是下跌......。”

    易知足头也不抬的问了一句,“都清仓了吗?”

    “在七月金价开始掉头向下的时候已经全部清空。”胡光墉连忙回道,顿了顿,他谨慎的道:“不过,属下觉的这波行情应该不会就此结束......。”

    “为什么?”

    “只是直觉。”胡光墉缓声道:“属下觉的这波行情似乎有种虎头蛇尾的感觉。”

    “不是虎头蛇尾,这才是开始!”易知足说着搁下笔,随手点了支香烟。

    “才是开始?”胡光墉一愣,“之前的都是试探?”

    “也不能说是试探。”易知足缓声道:“波段操作,已经是赚了一个波段,你之所以觉的这波行情不会结束,是因为这波行情没有出现令人疯狂的局面。”

    听的这话,胡光墉顿时豁然开朗,他一直觉的不对劲却又说不出来,原因就是这波行情太稳了,四平八稳,太过平淡!他不由的笑道:“大掌柜真可谓是一语点醒梦中人,如此说来,紧接着会是一波疯狂的涨势?”

    “不出意外,应该是如此。”易知足磕了磕烟灰,“之前那一个波段,可以说是预热,吸引所有人关注金价,接下来才是重头戏。”

    胡光墉有些兴奋的道:“眼下正是低价,大量吃进罢。”

    “大量吃进?”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问道:“金价涨幅过大,联邦政府会不会抛售黄金进行干预?”

    “肯定会干预。”胡光墉不假思索的道:“联邦政府绝对不会允许有财阀控制金价,那会严重影响国家的进出口贸易,同时对于绿钞也将是致命的打击,这些年来纽约金价一直在合理的区间平稳的波动应该就是联邦政府在暗中调控。”

    “一旦联邦政府干预,金价必然一泻千里,数量太大,难以及时平仓。”易知足缓声道:“再则,这一波金价并不我们在操纵,我们只是搭顺风车的,没有必要喧宾夺主。”

    顿了顿,他语气一沉,“你记住,咱们这次掺和纽约黄金投机,主要目的是打击华尔街的资本市场,赚钱是次要的......。”

    这不是矛盾吗?胡光墉皱了下眉头,不赚钱如何能沉重打击华尔街的资本市场?唯有赚的越狠,对华尔街的打击才越大。

    纽约,元奇银行纽约分行,经理室。

    分行大掌柜四十出头的边大为放下手中的电报,对外朗声道:“请冯掌柜来一下。”说着,他起身背着双手在房间里缓步的踱着,电报是胡光墉发来的,着大量吃进黄金。

    他有些不明白,如今的黄金价格已经跌至低位且很是平稳,黄金交易市场对金价也是普遍的不看好,完全没有投机的价值,这是要闹那样?

    三十五六的冯志高推门进来,道:“边掌柜有何吩咐?”

    “电报。”边大为指了指公办桌,随即踱到沙发边坐了下来,待的对方看完电报,他才道:“怎么看?”

    “结合几个月前就命令所有在美分行停止放贷,积极收贷的情况来看,黄金交易市场必然会有一场大变故。”冯志高缓声道:“大掌柜是神人,胡副部长也不简单,不会判断失误。”

    “可他们远在万里之外。”边大为沉声道:“联邦政府不可能放任黄金市场失控。”

    “目前的金价处于低位,风险极小。”冯志高斟酌着道:“我先抓住机会吃进,边掌柜回电劝阻,如何?”

    “行。”边大为点了点头。

    纽约黄金交易所的黄金交易大厅紧邻着股票交易所,这是一个烟雾缭绕,充斥着汗味和酒气的大厅,是华尔街所有投资者公认的风险最大的交易大厅,有人称之为‘通向天堂的路口’也有人称之为‘坠入地狱的通道’有太多的人在这里一夜暴富或者是一贫如洗。

    冯志高对这里并不陌生,近几个月来,他几乎天天泡在这里,随着金价跌落地位趋于平稳,前些日子还是人声鼎沸的大厅此时显的有几分冷清,不过,作为清算机构的黄金交易银行却依然是十分热闹。

    随着南北战争的结束,粮食已经取代棉花成为美国最大的出口商品,绝大多数商人都是以信用方式从农场主手里赊购粮食,然后通过海运出口国外,再将从海外收回的销售款支付给农场主,这种信用模式的粮食出口贸易迅速扩大了粮食出口贸易规模也提高了粮食贸易利润,同时也促使黄金交易所规模不断扩大。

    美元不是海外法定货币,国际贸易的结算依然是以黄金结算,粮商们必须将从海外收回的黄金兑换成美元,然后支付给农场主,这就使得一到贸易旺季,黄金交易所门庭若市,热闹非凡。

    黄金交易银行的出现进一步扩大了黄金交易的规模和效率,同时也为黄金交易市场的投机提供了极大的便利,高倍杠杆1:100至1:5000的惊人的黄金投机交易规则彻底将黄金交易大厅变成华尔街最为疯狂的地方。

    对于这种令人又爱又恨的黄金投机交易规则,冯志高有着深刻的体会,这是一个令人痴迷,欲罢不能的交易规则,尤其是对于富有冒险精神的美国人来说,只要尝试过,就会让人情不自禁的爱上他。

    转了一圈,回到由元奇纽约分行暗中掌控的经纪行,冯志高便吩咐道:”建仓,低于一百三十二的价格都可以,吃相别太难看。”

    “卖空?”

    “买多!”

    上海,镇南王府,长乐书屋。

    胡光墉捏着两份电报快步走进房间,见礼落座后便道:“大掌柜,纽约金价连续五日持续走低,目前是一百三十一点二三,有趋稳回升的迹象,已经吃进了一千三百万的黄金合同,遵照您的吩咐,采用的是一比一百的杠杆倍率。”

    易知足点了点头,道:“慢慢建仓,不要引人注目,咱们毕竟搭的是顺风车。”

    话未落音,林美莲在门口禀报道:“大掌柜,任安在外求见。”

    “让他进来。”易知足随口吩咐道,见的胡光墉起身,他虚按了按,道:“无妨,应该是有美国的消息了。”

    很快,任安脚步轻快的走了进来,敬礼道:“大掌柜,根据调查,是一个叫杰伊.古尔德的商人在试图操纵纽约的黄金价格,这是他的资料。”

    “杰伊.古尔德?”易知足嘴角一勾,又是这家伙!对于这个有着‘强盗资本家’绰号的家伙,他并不陌生,这家伙才在华尔街有史以来最激烈的铁路股权争夺战伊利铁路争夺战中胜出,正在肆无忌惮的整合美国铁路,没想到居然还有时间投机黄金,还真是一刻也不闲着。

    对于声名狼藉的杰伊.古尔德,胡光墉有有所耳闻,当即沉吟着道:“如果是古尔德,这背后必然还有联邦政府高官。”

    任安道:“最近几个月,古尔德时常出现在美利坚总统格兰特身边,与格兰特总统的姐夫往来也十分密切。”

    如此看来,确定是这家伙无疑了,易知足微微点了点头,道:“都小心一点,不要惊动他。”

    进入九月,纽约金价趋稳回升,杰伊.古尔德也浮出水面,肆无忌惮甚至可以说是疯狂的买进黄金,同时,华尔街也有出现了无数传闻,都是古尔德与一些高官政要关系亲密的传闻。

    短短不过几天,金价强势反弹,迅速回升到了一百三十八,如此反常的行情,令整个华尔街为之轰动,有不少人跟风杀入,也有不少人坚决卖空,他们不相信古尔德能够操纵金价,一时间见仁见智,多空争夺激烈,金价反常的剧烈波动。

    美国媒体迅速掺和进来,《纽约论坛报》言辞激烈抨击古尔德,指责古尔德集团狙击金价是一场巨大的阴谋,将古尔德比喻成‘黄金蛀虫’其他报纸也不甘落后,一时间各种负面报道铺天盖地。

    眼见的形势不妙,冯志高不免有些慌神,连忙发电说明情况,请示抛售所有的黄金,毕竟他们建仓的价位低,这个时候抛出,也还能大赚一笔。

    收到电报,胡光墉一刻也不敢耽搁迅速赶去见易知足,这种情况明显是出乎了他们的预料,“大掌柜,这已经是犯了众怒,见好就收罢。”

    易知足瞥了他一眼,道:“你什么时候见过我见好就收?价格下跌,就继续吃进,不要太明显。”

    不抛就算了,还要继续吃进?胡光墉一时间不知道说什么好,半晌才道:“联邦政府那些个高官政要敢冒天下之大不韪回护古尔德?”

    “应该不敢。”易正行笑道:“不过,古尔德不是一个遭遇挫折就轻易放弃的角色,从他在伊利铁路争夺战中的表现就可以看出这一点,相信他,也相信我的判断,你若担心,我动私款。”

    易知足动用私款,哪一次不是赚的盆满钵满,可这次的情况着实是太特殊,胡光墉迟疑了下,才试探着道:“占一半可成?”

    “当然可以。”易知足毫不迟疑的道:“不论多少,直接从总号划拨过去。”

    南北战争之后,美国黄金价格从来没有如此剧烈的波动过,纽约黄金交易所每天都在上演着一夜暴富的喜剧和倾家荡产一无所有的悲剧。

    在强大的舆论压力下,在空头坚决的做空之下,纽约金价逐步回落,一百三十七、一百三十六、一百三十五。

    古尔德确实没有让易知足失望,在如此不利的形式下,他四处散播流言,让人们相信华盛顿的高官政要都参与到了这场黄金投机之中,联邦政府的**,让人们轻易的相信了这些流言。

    更为重要的是,古尔德成功说服了他的老伙计菲斯克,他用事实让菲斯克相信,总统夫人和姐夫都参与到了这场黄金交易。

    随着资金雄厚的菲斯克带着他的经纪团队高调张扬的杀入黄金交易大厅,金价迅速反弹回升,见这情形,华尔街无数投资者和经纪人跟风杀入,黄金交易大厅一时间人满为患,金价节节攀升,很快又再度站上一百三十七的价位。

    整个华尔街都能听到从黄金交易大厅里传出的狂热的呼声,“金子!金子!”

    疯狂的不只是黄金交易所,华尔街大小银行也因为黄金而疯狂,前来办理贷款业务的人挤满了银行大厅。

    在所有的银行都异常忙碌之时,元奇纽约分行却关门盘账,大掌柜边大为站在三楼的办公室阳台上冷眼观望着已经陷入了疯狂的华尔街,他现在已经确信,华尔街距离崩溃的日子不远了。

    上海,镇南王府,长乐书屋。

    看过电报,易知足很是突兀的问道:“今天是星期几?”

    星期几?胡光墉愣了一下,虽然上海早就已经引进了星期制,但很多人还是不习惯,迟疑了下,他才道:“今天是星期一。”

    才星期一,那还能疯狂几天,易知足缓缓点了点头,美国历史上有名的‘黑色星期五’这让他省了不少事,根本就无须时时刻刻关注金价,不过,现在也才一百三十七点五,不知道最终能够涨到多高。

    沉吟了一阵,他才开口道:“现在吃进了多少?”

    胡光墉连忙道:“四千八百多万,不到五千万。”

    易知足缓声道:“抛吧,明天开始抛,慢慢抛,不要打压金价,两天之内必须抛完。”

    “两天之内必须抛完?”胡光墉一脸惊愕的看着他,他甚至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大掌柜,目前正是涨势最疯狂的时候,而且也不算是高位,一天之内就可能涨几美元!”

    “我说过,这次不以赚钱为目的。”易知足毫不在意的道:“抛,不能让华尔街的投机商有钱买不到黄金,再则,有买有卖,更能让他们疯狂。”
(←快捷键)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 (快捷键→)